联系方式
  • 公司: 广州笠时代商务管理有限公司
  • 地址: 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东路836号四座1902
  • 联系: 郭经理
  • 手机: 13002085370
  • 本站共被浏览过 265791 次
产品分类
行业资讯

产品知识

更多...

科创板设立如火如荼,相关“噪音”也开始出现。

3月20日,新三板市值第一的神州优车(838006.OC)时隔9个月后终于复牌,乘着科创板概念股“东风”,当日成交283万元,股价收于17.16元,市值达461亿元。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20日新三板盘中成交最活跃的股票几乎全部是科创板概念股,先临三维(830978.OC)、君实生物(833330.OC)、成大生物(831550.OC)、芯朋微(430512.OC)4只概念股成交额都超过1000万元。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已有超过30家公司宣布计划进军科创板,而其中有相当比例的新三板企业,称要转换赛道至科创板。

“可能会有一些不太理想、不太优质的新三板挂牌企业在新三板‘待着很难受’,便打着科创板的名义摘牌,这样还能再进行一轮融资。不排除有企业想利用这个机会,浑水摸鱼。”北京一位关注科创板的并购重组人士表示。

分析人士认为,此轮科创板概念的炒作未必靠谱,投资者不应低估了上科创板的难度,也不要高估了科创板未来的估值水平。

一批潜在科创板上市企业浮现

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30家企业宣布计划进军科创板。

其中,已完成上市辅导的公司有:睿创微纳、传音控股、特宝生物、申联生物、晶晨半导体。其中,睿创微纳是第一家明确在科创板上市并完成上市辅导总结报告的公司。

聚辰半导体、启明医疗、新光光电等公司正在接受上市辅导。

保荐机构方面,中金公司辅导优刻得、启明医疗、聚辰半导体、集创北方;中信建投证券辅导新光光电;国信证券(002736)辅导申联生物;国泰君安辅导晶晨半导体。

上述已完成上市辅导和正在进行上市辅导的公司,大部分均属于科创板重点支持的六大新兴战略性行业,主要集中于生物医药、新一代信息技术及高端装备领域。

18日,民生证券在科创板申报首日提交两家企业: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天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分别属于高端装备及新材料领域。

18日晚间,上海证监局再披露两家科创板辅导企业: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金公司及光大证券(601788)分别为两家企业的保荐机构。

“科创板不是随便就能上的”

新三板中,赛特斯(832800.OC)、江苏北人(836084.OC)、大力电工(830965.OC)、先临三维、北方灌装(837701.OC)、英内物联(837970.OC)、金达莱(830777.OC)等多家公司表态称,进军科创板。

在此类公司引发市场高度关注的同时,也导致了相关公司股价剧烈波动。

比如3月4日晚间,金达莱宣布,为贯彻落实公司发展战略,公司拟申请IPO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消息一出,通过资管计划参股金达莱的骆驼股份(601311)(601311.SH)连续4个涨停,4个交易日股价累计上涨46.31%。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些公司并未达到申报科创板的标准,所谓的换道表态可能会“矮化”科创板。自说自话称转投科创板,只是公司的一厢情愿,不代表监管层的认可,距离IPO过会更是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从申报材料到最后上市,中间仍隔着‘十万八千里’,尽管许多公司已表态,但最后能否上(科创板)还远是未知数。”上述业内人士称。

在近日上市公司的表态中,也出现了对类似情况担忧的端倪。

骆驼股份日前公告,公司对金达莱的投资属于财务性投资,综合公司历史业绩分析,对金达莱的投资损益对公司财务指标影响较小。上市公司不参与金达莱的经营管理活动,金达莱在科创板能否上市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公司亦无法获知该事项的相应信息。

“新三板摘牌再去换个赛道便可能达到估值翻倍的目的,但公司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华南一位私募老总表示。

北京一位投行保代则对记者表示,如果新三板企业真特别好,按照现有规则没什么不行的,但他观察下来,在产业要求、规范程度、投资价值等方面都符合标准的并不多。

更重要的是,多位受访人士认为,科创板的IPO标准要比想象中更高。

“参考科创板的细则,外部可能觉得对上市企业的要求比较宽松,尤其对盈利能力的要求不像三个板那么严格。但我的了解是,科创板把握的尺度可能会非常严格。”上海一位PE人士表示。

“科创板在盈利上可能没有看得那么重,但肯定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上的。”上述上海PE人士表示。

概念炒作甚嚣尘上

伴随着科创板疾速推进而来的,是科创概念的炒作。

业内人士直言,概念炒作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非常高。而“蹭概念”的做法,即仅仅是上市公司的自我炒作,甚至带有了误导的性质。

“科创板推出时间很短,大众了解也不够,以为沾上科创板后,公司股价就一定涨,炒作的氛围非常浓。可能有人认为,一些新三板公司摇身一变估值就能发生变化,但并不是这么回事。”上述华南私募老总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目前科创概念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围绕以下几种形式。

第一种是上市公司参股新三板企业。比如赛特斯3月12日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相关事宜的议案》,并将于3月27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该项议案。

天眼查显示,赛特斯前十大股东中,第三大股东为南京高科(600064)新创投资有限公司,第五大股东为中信证券(600030)。南京高科新创投资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南京高科(600064.SH)的全资子公司。

13日开盘后,南京高科一字板封死涨停。

第二种情况是上市公司参股拟上市科创板的港股公司,比如复旦复华(600624)(600624.SH)和张江高科(600895)(600895.SH)均参股了复旦张江(01349.HK)。

3月8日晚间,复旦张江发布公告称,拟根据科创板上市的监管要求发行不超过1.2亿股的A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此后的3月11日~19日,复旦复华连续录得7个涨停板。

3月19日晚间,复旦复华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当前市盈率水平明显高于行业的平均市盈率、公司生产经营未发生重大变化,业绩基础薄弱,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对外投资金额不大,产生的收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很低,公司近期股票涨幅较大,偏离公司基本面,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即便如此,投资者的炒作热情依旧。3月20日,复旦复华再次涨停,目前复旦复华总市值约为100亿元。

第三种是A股上市公司的子公司发布相关表态,称有上市科创板的计划。比如奥飞娱乐(002292.SZ)和电广传媒(000917)(000917.SZ)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旗下子公司有上市科创板的准备。

“互动平台不是官方披露的窗口,所有非官披出去的信息都可能不符合规定。如果引起股价异动,追究起来都可能是有问题的。”一位证券律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要的子公司要上科创板一般是要披露的,履行程序后向市场公开。主要看其重要性,比如是否属于内幕信息,是否会引起股价波动等。

“科创板概念的炒作我们不会参与,也很少去考虑,风险太高,不适合机构投资者。”上述华南私募机构老总表示。